让子弹飞,在朝着牛逼的路上

     “是的,我虽然自有我的确信,然而说到希望,却是不能抹杀的,因为希望是在于将来,决不能以我之必无的证明,来折服了他之所谓可有”——鲁迅《<呐喊>自序》

娱乐,    

@@4天 1.7亿

    自从来了这傻帽城市,日子就没怎么顺巴过。“头上一个个的包,有的是人敲,多数是自找”。这个地方的娱乐活动多是为款爷们准备的,我等穷光的蛋玩不起,也不想玩。大部分闲暇时间都在屋子里憋着,难免会蛋疼菊花肿,近来又出现经期不调,白带异常…厄,还是说正经的吧。

   昨天,也就是12月20日晚上,我看了电影《让子弹飞》。
   今天,报纸有报道说,截止19号的票房纪录显示,《让子弹飞》的票房四天内达到1.7亿元,我想,这里也有我的一点点票房贡献吧。
   八百年不看一次电影的我,选择看《让子弹飞》,更何况经常进出影院的人。由此可见,姜文的这部电影,号召力之大。

    12月18日,周六,我花了400块钱在深圳音乐厅看了一场崔健的演出;

@@姜文其人

    12月19日,周日,我花了7块钱买了张姜文的《让子弹飞》的碟,在我14寸屏的电脑上看完了。

   据说,《让子弹飞》是姜文执导的第四部电影,之前有导演过《阳光灿烂的日子》、《鬼子来了》和《太阳照常升起》。时间跨度有多久,17年。只是开始于1994年的那个秋天……
   基于本人对电影的超低感冒度,四部电影我只看过《鬼子来了》,还是在大学宿舍里室友电脑里看的。不过,现在看了《让子弹飞》,也已经看过一半了。其实,无论是电视剧还是电影,对姜文关注的不是很多,从最开始的《北京人在纽约》,到《有话好好说》,《天地英雄》等等,姜文的形象一直是那种莽撞冲动,但又男人味儿十足的角色。在《让子弹飞》里,这种形象依旧。
   但是,更加了我对姜文的敬佩。

    12月20日,周一,我在一张房租催缴单的背面打完了这篇文章的草稿。

@@谁最聪明

    崔健和姜文是好友,用北京话说叫“瓷器”,是不是“发小”就不得而知了。但他们都有过马小军式的军属大院里的“阳光灿烂的日子”。而且他们均以强硬的人生姿态和独特艺术风格横亘在这个有些拧巴的世界。“猛然入世,呼唤超人”,可以说理想主义,也可以说是英雄主义。但我觉着就是雄性荷尔蒙作用下的对牛逼的追求。只是在追求过程中,一个是蛋蛋在飞,一个的蛋蛋在滚。

    鹅城一行只会有两个结果,要么被黄四郎干掉,要么钱财揽尽,顺利出鹅城。这是葛优饰演的老汤的原句大意,结局是后者。对于老汤来说,无论哪种结局,对他都是有利的。可见其老谋深算了。
   结局,被炸死。屁股吊在了树上,身子埋在银子堆里。
   发哥的黄四郎阴谋算尽,有钱有势,还有一个好用的替身,躲过被劫持的灾难、还有威力无比的地雷……诸如此类,黄四郎应该是聪明绝顶了。可惜,他遇到了张麻子,府邸之上,被炸得粉碎。
   结局,彻底的失败。
   姜文,一个让跟他始终在一起,却被他无数次的巧妙的转移话题,弄得竟然怀疑他是否就是张麻子。可见,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了。而黄四郎识破姜文县长身份之后,葛优机智的转换角色,说被张麻子劫持,幸亏姜文这个外甥相救才得以脱身,于是边让姜文假装上任。老汤的这几句解释话音刚落,姜文利索地接上:“三舅,这事咱们也跟他说啊?”机警之至,自然之至,笑声之至。
    攻打黄四郎的府邸,只兄弟四人,打光所有的子弹,只为射穿一扇大门,不见效果的弟兄问怎么办,他说:“让子弹飞会儿。”
    结局,大获全胜,策马扬鞭,消失在兄弟所坐的马拉火车的轰鸣中。

    18号晚上看崔健的演出是在深圳音乐厅,这本是古典乐演奏厅,所以大家都是坐着看崔健的演出,我也是。我想站着,但太突兀。这让我无比怀念09年在镇江贴在人堆里看崔健的演出。那时的我除了摇滚乐与年少轻狂之外“一无所有”,而如今我不再一无所有却没有了当时那种纯粹的快感。

@@续集

    总体而言,崔健的这次演出效果不是很好,包括器乐搭配、成员的状态发挥(刘元感冒了,带病上阵)、以及听众的氛围,都不如上次的迷笛音乐节。但有一点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崔健返场三次!第一次返场还略显牵强,看似是崔健自己就想回来;第二次返场时我有些意外,叹道这一趟值了!当崔健第三次返场时我也有些震精了,想以后可以跟人吹牛逼了:“哥上次在工体(牛逼索性吹大点)看演出,丫返场三次!”。

   票房大卖。关注声此起彼伏。影片中可挖掘的伏笔……都让该片的续集带来巨大的可能性。有理由,我们继续关注。

    在唱《农村包围城市》这首歌时,崔健提到了姜文,说这是受他的电影《鬼子来了》的启发。而姜文的《鬼子来了》就是由崔健完成配乐的。崔健用
“唐山话”唱这首歌,也算是向姜文致敬吧。

    崔健每四五年才出一张专辑,而姜文也是四五年才出一部电影。这种对自己作品精心制作,精益求精的艺术家是可敬的。所以他们的作品都能经得起时间的检验的。现在我看《阳光灿烂的日子》时依然热血澎湃;我在听《解决》时依然感觉浑身来劲儿。

     姜文的新作《让子弹飞》好评如潮,我看这部电影,也有当初看《阳光》时的一气呵成,节奏利落之顺畅感。其中的潜台词以及故事之影射意义也是很有嚼头,网上大堆的影评可供参考学习。

    我感觉电影总体还不错,不过总感觉张麻子与黄四郎之间的斗法有点理想化或者戏剧化,看着有点像过家家,不过这是次要的。

    葛优绝对是片中的亮点,几乎所有的笑点都与他有关。还是那句话说的好:葛大爷演贺岁片,就像开着大奔去买豆腐——既亲民又有范儿!

    对于《子弹》喜剧以及西部风格的荒诞色彩包装,观众更愿意从中解读某种政治意味,人们更愿意相信“姜麻子”带给我们的是反抗体制的痛快感,人们特别愿意相信姜文的脸上…应该长着麻子!这人可真够操蛋的…厄…扯远了。

    其实,我是最希望从《子弹》中解读出这些的一个,然而一厢情愿的过多联想只能让蛋蛋更加疼痛,解决不了现实问题。所以姜文说,“让蛋蛋飞一会儿”,这类似崔健常挂在嘴边的:“让蛋蛋滚一会儿”。他们的理念是一致的:并不寄希望于把问题立刻解决,而是把解决的办法留给将来。因为现在的激烈反抗无异于螳臂挡车,只能被机器碾得粉碎,而且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这让我想起鲁迅先生的另外一句话:“而我是愿意平和的人,所以,对于这个问题,现在还不能解答。”

    但靶子大家心里都清楚,现在有人已经把子弹打出去了,只是还要飞一会儿。希望姜文的枪法能跟张麻子一样准。

    而崔健常说:“咱红旗下的这个蛋蛋还在滚呢,不过离解放全中国还有点距离。”

    这似乎也是中国人的生存哲学,愿意平静而不喜激烈。或者说这就是我们的信仰。有人说中国人没有信仰,有人说我们信仰祖先,而我更愿意相信,我们信仰将来,那就是希望。所以“希望是不可抹杀的”,铁屋子里既然有几个人已经起来,那就有砸毁铁屋子的希望。所以子弹得飞一会儿。

    用《子弹》中葛优的话收尾:“步子不能迈得太大,迈大了,咔,扯着蛋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